本站最新网址www.uw111.net   

毕业到现在最隐私最BT的事儿

对美好时光和BDSM的追忆(原投稿标题
疫情期间,一直闲赋在家。这才有时间把自己从毕业到现在最隐私最BT的事儿说给大家听。中间一次事故导致无图无视频,各位可以当小说听。
2013年我从0311大学毕业后,在当地付首付买了一套CAD二居室。当时全省都是圈地无证就开始卖楼,为了就是三年大变样,ZF使劲让盖,不管开发商有没有实力。很惨,直到现在他还仅仅是CAD和一个基坑而已,钱也没要回来。15年一年都在和各位业主奔波在找ZF上F的路上。因为本人在帝都上班,我就加上了一个CAD邻居,回不去的时候好多事儿让她代办。
此女当年36岁,一米六、100斤左右,皮肤光滑白皙,模样中等。膝下一儿一女。老公干苦力自己全职家庭少妇。我本人一米八一,比较壮实,相貌也还行吧。刚加上她的时候,从组织里的事儿到各种安慰她钱没了可以再挣入手,到各种视频做爱,再到床上见。也就不到9个月的时间。嗯,典型而一般的约炮,这些都不必在讲。要说明的是,当时我也知道自己有S和各种不良癖好,但是死要面子就装作只约君子炮的衣冠**。她就更不必多说,典型的家庭妇女,第一个男人是她木瓜般的老公,我是第二个。但是她内心深处比我还YD。
2016年初,回到0311工作事情繁杂,约了四五次了后我开始厌倦,没什幺意思,就开始故意不搭理她(渣男症状)。但是她已经黏上我了,各种哭。我就不上心的装作那段时间很忙。也许她也看出来了,就约我出来见一次面就不再理我(分手炮)。她可能是入戏太深,晚上一起吃饭的时候喝了4两白酒。到酒店里她醉醺醺的说,今晚你随便处置。前戏的时候她就开始叫爸爸(我当时25岁),让我打她脸,让我使劲捏她屁股。插她的嘴也是到喉咙最深处,她说她喜欢似吐非吐的阻碍快感。也勾出了我内心最暗黑的一面,那夜我们玩的如此尽兴。
至此后,我想的是没必要再说话了,虽然心有不舍。但是第三天她还找我说话以爸爸做称谓。我也不甘示弱,各种黑暗的想法全用在她身上。她老公工地分包小头子,多则一个月少则10天回一次家。趁她老公不在和孩子上学的时候,我和她一起在她家里各种虐。当时突发奇想,在她家安装个隐蔽监控,看她老公玩她时的表情。关键是她听到后底下立马湿了。赶紧行动,从TB花百十块买了个伪装摄像头,就安装在床头假钻石后面。说是钻石,其实是平面的塑料块。摄像头在后些许影响效果,但总体清晰度可以。
一个星期左右,她老公回来了。那天把我激动的,我也跟她说了我会请一整天的假都在盯着手机,从他们说的家长里短等各种生活细节,感觉是那幺的好奇。她还不时地冲着床头嘟嘟嘴,下午3点多的时候,孩子们都去上学了,他老公去厕所蹲坑去了,这骚货直接脱了拖鞋跑到床上,把裤子连带内裤直接冲着大钻石拔下来了,晃了晃屁股,拍了拍屁股,抠了抠逼。动作是那幺的淫荡,那幺的和谐。随后赶紧跑下去提起牛仔裤了。激动的我在信号另一边撸了个痛快。晚上都快11点了,俩孩子才睡着。他老公也是憋坏了,可真是一个狗爬式干到黑,插入细节根本看不到。但是小骚货冲着大钻石啊啊的叫、把脸贴在钻石上还偷偷的舔钻石,那个刺激至生难忘,感觉比我自己上都刺激。她老公有个习惯让我哭笑不得,在上面边活塞边乐,乐出声的那种,有点让摄像头另一端的我出戏。
任何东西,一次二次是刺激,第三次以后刺激感大大降低。观看了大概10来次他俩狗爬式做爱已经无感了,倒是每次她老公和她说话那种偷听的罪恶感让我很爽,后来她老是怕她老公发现,摄像头用了大概四五个月就摘掉了。失去后才能看清自己、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,那就是我的重度偷窥癖。2017年中我结婚了,她也要看我和我媳妇儿的偷拍直播,我是真有些许的淫妻癖,但是心虚还是没有答应她。
17年初,我和我媳妇儿订婚,拍结婚照等一系列操作,让她醋意大发。我媳妇儿典型的内向+封建性格也憋坏了我。因工作需要,我须开车去冀内海滨城市QHD出差一个礼拜左右,这骚货没通知我,也不知怎幺安排的家里。在我到下榻酒店的第二天就打电话让我去车站接她。背着个巨大的背包,我还纳闷以为她这是要打算在这长住?接到酒店后,小骚货打开书包我眼睛彻底亮了,是性感的婚纱和SM套装,她想穿着婚纱让我玩她,我也激动不已。之前因为和她玩鞭子和捆绑留下身体痕迹被他老公怀疑过,这次也不敢玩的太尽兴,只能虐心。
第二天工作闲下来后,在酒店用她自带的遥控跳蛋塞进YD里,又在PY里塞上假YJ,再用情趣胶布横一道竖一道的缠的满满的。直接穿上婚纱,内裤内衣统统没穿。开车带她到海边,在BDH海滩上装作给她拍照。当时由于还没到最热的时候,人不是太多。我也没穿西服或者正装和她一起走感觉怪怪的,就让她自己去人多的地方,走到哪里别人都在看这个神经病,自己穿着婚纱溜达在沙滩上。我就在不远的地方看着她脸红,看着她出丑,心里那种刺激油然而生。使劲调大跳蛋的频率,但是由于她B大厚实,从模样和动作上已经看不出异样了。回到酒店,由于用的情趣胶布比较伪劣,撕掉的时候愣是带着好多B毛下来,这骚货竟然首先感觉不是疼而是呻吟的那种被虐之爽。一顿操作后,第三天送走我的小爱奴。
就这种类似的BT玩法,一直玩到了18年初,去年我老婆看到了我保留的和她的一些照片,和我打了小一个月冷战,我估计她这辈子也满足不了我的淫妻癖了,那次我也把所有照片视频清干净了。由于个人事业和她老公换工作,我俩基本没有机会了,偶尔在微信上互问好。不过一有机会一定一拍即合。下次我们已经约定了头五一假期找机会一起玩一夜,顺便拍几张照片给耐心看下去的各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