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最新网址www.uw111.net   

马玉虎

  马玉虎——是马家五兄弟中唯一的男孩
  马老大——取了三个太太,大太太,二太太没有生,只有三太太生了两个女儿。
  马老二——取了两个老婆,只有老大生了一个女儿,二太太连屁都没有放一个。
  马老三——对女人很有兴趣,十年之中取了六个老婆,但是只有老大和老五各生了一个女儿。
  玉虎的爸爸马老四,取了原配一直未生育,太太一急,把自己十三岁的妹妹给丈夫搞,你说邪不邪?她小妹三年之中连生了一男一女。
  马老五——也是取了三个太太,也只有大太太生有一女,老二老三,只管脱裤子打泡,也不下蛋。
  在台北商界里,提到马家五雄,谁人不知!谁人不晓!马家的财富,相传数代,到五马成年各自奋斗经营更加腾达。在中国五千年古老的传统之中,传宗接代是一等一的大事,也因此在马家五兄弟之中,老四能一举得男,一夜之间,老四的地位瞬间成了老大,玉虎成了小霸王。从此老四的头,抬的比兄弟还高,声音比兄弟还大。而它的两个老婆,更是乌鸦变凤凰,更加娇纵蛮横。
  然而老四的唯一克星便是元配夫人?她的口头禅便是「哼!老娘十四岁给你搞,你的成绩在那里?」「哼!如果没有老娘的小妹换了别的女人一样是生赔钱货!」
  而更绝的是,而二姨太会装糊涂,她不问家务事,也不管一对儿女的生活起居,她不去管丈夫回不回家,他要穿新衣有大姐替她买,她肚子饿了有女佣自然而然做好等她吃。她只要问∶「姐,死鬼在那里?」这代表小穴在痒了,大姐就会下令丈夫马上回家陪二夫人替她止痒一下。
  马玉虎,长大是一只虎,而小时候确是一只猴。他天生好动,连睡觉也不例外,他从小不喜欢妈妈穿衣服睡觉,主要是这样比较方便完奶奶,吸吮乳房。大部份的时间都是睡在自己大妈的怀里,他亲娘则是要看情绪好不好,心情好,也让他在自己的怀里睡,不过通常一个月只有六、七个晚上而已。他在马家自然形成小皇帝的地位。比他大的姊姊门也不过大三五岁,比他小的妹妹们也不过小两三岁。马家老四是五兄弟中身材最高大的,也是最相貌出众的。因此龙生龙,阿虎在姊妹群中,更显得貌若潘安。
  虽然阿虎的玩伴都是女孩子们,尽管好玩,但总是很温柔的对待自己的堂姊妹们。虽然自己的伯母婶婶们没有生半个儿子,很不是味,但个个都非常喜欢阿虎,也因此大妈婶婶吗带他回房过夜也是常有的事。他上幼稚园,比同年龄的小孩子还高出一个头。读小学功课都在钟上但是好动的他不用说体育是她的最爱。
  因此国中第二年的月考,满纸皆红。她的父亲°°马老四,大发雷霆,马家上上下下无不警张万分。晚饭后不久,父亲铁青着脸,手拿诫尺。
  「小虎,你给我跪下。」
  「当家的,当家的,有事慢慢讲,别吓着了孩子。」
  「哼!都给我闭嘴,都是你们这些臭娘们给宠坏的。」
  「喂!讲话要凭良心呀!」
  「我哪一点不凭良心。」
  「你一个月在家住三五天,有时候出国两三个月。」
  「我不忙,你们喝西北风啊!」
  「可是我问你?你有看过,关心过儿子的功课吗?」
  「太忙了啊!」
  「哼!你不说,老娘睁一只眼,闭一只眼,你是忙着完女人!」
  「你不能冤枉我!」
  「这五、六张相片中的女人是谁?你说!」
  「太太!我管管孩子你别生枝节嘛!」
  「你爱他,骂他是应该,你拿诫尺想打死他啊!」
  「唉呦呦!马四哥,小虎惹你生气啊!」说话这个人是小虎的「乾妈」。
  「唉呦,四哥,孩子有错可以慢慢讲啊。」
  「小虎的乾妈,你亲眼看到,又罚跪,又骂他,又拿尺要打死他。」
  「四哥给我一个面子,我带他回去住两三天,一定好好管教他。」
  「小虎快谢谢乾妈妈啊!」
  「谢谢乾妈!」小虎道。
  「四哥,那人我就带回去了!」
  「真不好意思,又要打扰你了」
  「唉!老公,你看人家多喜欢小虎啊!你该想一想!」
  「又是谁多嘴通知她的,真是莫名其妙!」
  谢美花,今年三十五、六岁,原是中部某大舞厅的大班。她自从认识了某商会的理事长之后,就被带回台北包养。但是那个老头子的家中已经有了五个姨太太,所以大太太一直阻挡不让她进门。不过由于她交友广阔,许多的商场问题,还是需要他出马解决。因此马老四也不想过度的得罪小虎的乾妈。马谢爷为儿女亲家已经有六年的时间,小虎去乾妈家过夜那是经常的是。只是这一次┅┅
  「乾妈,刚才爸爸好吓人喔,说不定真的会把我给打死!」
  「乖宝宝,不要怕,喝杯酒压压惊。」
  「乾妈,谢谢你救了我!」
  「看你吓了一身汗,乾妈放水给你洗澡吧!」
  「乾爹,今天晚上他会回来吗?」
  「他带小老婆去美国玩,要几天才会回来。」
  「那我要多住几天。」
  「乾妈,你好美!」
  「可惜命不好,只能作人家的地下夫人。」
  「乾妈,你也一块下来洗吧!」
  「你别动,乾妈替你把背后洗一洗。」
  「乾妈,你的手握着我的鸡巴,好舒服喔!」
  「在家里的时候你大妈没有帮你洗吗?」
  「她只负责放水而已,要我自己洗。」
  「乾妈,你的奶子好漂亮呦,我好想吸吸看!」
  「等一下,等乾妈洗乾净了再让你吃!」
  「乾妈,你下面好像日本人的胡子。」
  「今天乾妈全身上下都让你看光了,你说和你妈咪比起来谁比较美啊?」
  「当然是乾妈了!」
  「小鬼,这幺小就会拍马屁啊!」
  「乾妈,你看为什幺我的鸡巴会变成这幺硬的!」
  「乖儿子,因为要用你那一支洗乾妈的小肥穴啊!」
  小虎将手指往乾妈的肥穴伸了进去∶「乾妈,小肥穴好肥好紧喔!」
  「嗯!嗯!嗯!小虎再往里面挖!」
  「乾妈,我的手指太短了!挖不到底。」
  「嗯!嗯!小宝贝,乾妈好舒服、好痒啊!」
  「乾妈,它在吸我的手指头!」
  「心肝宝宝,快点吸妈妈的奶!」
  「乾妈,我的鸡巴硬的好难过!」
  「那我们快上床去吧!」
  一到床上这个骚女人,一面疯狂的吻着小虎,一面用手套弄小虎坚硬的大鸡巴。小虎在美花的引导之下将她的鸡巴第一次插进女性的阴道之内。
  「儿子,快上来干你的妈咪!」
  「乾妈,你的小穴在流水。」
  「快点用力插进去吧!」
  「咕噜」一声,小虎的鸡巴已经插进这个骚女人的小肥穴中两、三寸。
  「乾妈,这样是不是叫做性交,叫入穴,叫打炮!」
  「死小鬼,你都知道为什幺要钓乾妈的胃口。」
  「以前只听同学说过,没有真的看过;当然也没有真的搞过!」
  「你每天都和你大妈或者和你妈睡,都没有试试看吗?」
  「有摸过她们的奶奶,但没有这样做过!」
  「这幺说,你还是童子鸡了?」
  「乾妈,又插进了好多,好美好爽喔!」
  「不要急,慢慢来,才会给乾妈爽。」
  「乾妈,你不但长的漂亮,心肠好,更有这幺美的小肥穴,妈,我爱你。」
  「乖儿子,乾妈更爱你,还有你的鸡巴!」
  「乾妈,好像插到底了。」
  「看不出乖宝宝的鸡巴比你的乾爹更粗更长更坚硬,乾妈好爽。」
  「啊!乾妈为什幺你的肉肉会流出好多水出来?」
  「小鬼,这是因为你插穴插得太舒服,乾妈流出来的淫水。」
  「嗯!小心肝,用力,用力,用力搞,乾妈的小肥穴好痒喔!」
  「喔!喔!喔!好舒服,乾妈你的小肥穴在咬我的鸡巴!」
  「小乖乖用力,用力,抱紧妈,用力的插!」
  「┅┅噗滋┅┅噗滋┅┅噗滋┅┅噗滋┅┅」
  「乾妈,屁股再用力摇,好爽好舒服喔!」
  「儿子再用力插,乾妈又要丢了!」
  「┅┅喔!┅┅喔!┅┅喔!┅┅」
  「乾┅┅妈┅┅妈┅┅妈┅┅」
  小虎全身一抖,新鲜的精液就这样射进自己的乾妈身体里。
  「呜!乾妈,这一把尿是我有生以来最痛快最舒服的一把尿。」
  「死小鬼,什幺尿不尿的?这是射精!」
  「啊!乾妈,原来这就是射精,那幺我们两个是不是已经有了性交?」
  「乖儿子,如果说这是尿尿会被外人笑得。乾妈,好希望你是我的亲儿子乾妈,想要亲儿子的精液。」
  「乾妈,我是你的亲儿子,以后要常常教亲儿子打炮。」
  「只要用心学个两三天,乾妈保证你是打炮的高手!」
  「小心肝,你在这住个两三天,乾妈,做你的试验品。你呀!拥有男人最棒的本钱,差的只是经验而已。」
  「男女之间除了插穴之外,爱抚、接吻也是很重要的;最重要的是对于高潮要能控制自如。女人的哪一个部位最敏感,什幺对做最容易让女人兴奋这些都要知道。」
  「乾妈,怎幺打炮还要这幺多的学问?我记不起来。」
  「小宝贝,记不起来不如实际的行动来的快。」
  「乾妈,你看,宝宝的鸡巴又硬起来了!」
  「嗯!亲儿子的鸡巴比刚才更硬、更长、更粗呢!」
  「┅┅喔!┅┅喔!┅┅喔!┅┅喔!┅┅」
  色!色字头上一把刀,只要你一尝到鲜,没有人会不想在多吃一口的。这一夜,这两个假母子是通宵达旦的玩乐!
  小虎在乾妈家整整鬼混了三天,才回家拿书包准备上学!
  在乾妈家住了四天之后,小虎准备回家拿书包上学。小虎的大妈(亲妈咪的姊姊)为儿子准备了一大堆好吃的东西准备迎接小皇帝的回家。她从早上开始就一直站在门口东张西望地期待自己的儿子。
  「大妈,快点嘛!不然我会迟到的。」
  「好了!好了!拿去吧,走慢一点!」
  「妈,再见!」
  小虎不叫她「大妈」反而只叫她妈,让他心里十分高兴。一个不曾自己生育子女的女人,对她来说,一句「妈」,远比千金、万金之价更高,更令她满心欢腾。她觉得她的汗没有白流,她含着泪水向自己说∶
  「我着个活寡妇活在世上,总算是能有一些报偿。」
  她一再的告诉自己,我是值得的,我的付出,是有意义的。就这样小虎的大妈,从早上坐在客厅等到中午,从中午,一分一秒的等到黄昏。
  「妈,我放学了!」
  小虎的大妈,飞快的冲到小虎的面前。
  「妈,我好想你!」
  「宝贝,妈也是一样也好想你。」
  小虎紧紧的拥抱着自己的大妈,稳她,亲她,一双手在大妈的身上不停的移动轻轻的爱抚大妈。嘴里不断的叫着∶
  「妈┅┅妈┅┅妈┅┅」
  「小虎,你放学了你肚子饿不饿?」
  「妈,我不饿,只是一整天都想着妈而已!」
  「妈,我们进去吧!」
  「奶奶,妈咪,你们也一起来吃东西吧!」小虎转头对在一旁观看的奶奶和亲生母亲问道。
  「小虎,妈还不饿,叫大妈陪你进去吃吧。」
  小虎的大妈,如果以前听到小虎叫他「大妈」,并没有特殊的感觉和意义。
  今天他快乐了一整天,为了就是小虎轻轻的较了他一声妈。如今一听自己的妹妹又叫她「大妈」,顿时让他觉得好生刺耳。
  「妈,你不舒服啊?」
  「没有呀!也许是太想你了。」
  「我也是。」
  小虎和他大妈似乎是忘了吃点心,他就像是抱婴儿一般,把自己的大妈放在自己的腿上,像是久别的夫妻,又上蜜恋中爱侣,他们甜甜的身稳,斯磨,大胆与热情的互相抚摸对方,好像两个人就要溶为一体,不断的碰触对方的每一寸肌肤。
  「宝贝,用力抱紧妈咪!」
  「妈,你知道吗?我好爱你!」
  「心肝宝贝,什幺都不用说,妈妈什幺都知道。」
  女人三十五、六的时候正值狼虎之年,对性爱永远不满足。她就像是一条水蛇,紧紧的缠住自己名分上的儿子。而他就像是一只荒山中的饿虎,将铁爪伸上自己的大妈,成熟、美丽的贵妇人。那一阵阵的呻吟,不知倒是疼痛,抑或是淫邪。
  「小心肝,再用力抱紧妈妈。」
  「妈,我爱你,永远永远爱你。」他在她耳边用一种催魂似的魔音说道。
  「┅┅碰┅┅碰┅┅碰┅┅」
  「太太,少爷吃饭了!」下人叫道。
  「来了,来了」小虎和大妈赶快整理一下衣服,准备出去吃饭。
  「妈,我好饿喔!」
  「奶奶,我在家的时候你要多吃一点喔!」
  「好,好,好,阿妈一定多吃一点。」
  「奶奶,这几天,虎儿真的懂事多了,好像一下子长大了许多。」
  「也不怕羞,自己夸自己。」大妈应道。
  「奶奶,儿子吃妈的奶,是不是可以啊?」
  「乖孙,那是天生自然的,谁说不可以呢?」
  「奶奶,人家以后要天天陪两位妈咪一起睡。」
  「好!乖孙,随便你要跟谁都可以,乖孙啊,你在乾妈家住了三天,好不好玩?」
  「奶奶,很好玩,乾妈很疼我的!」
  「乖孙啊,玩归玩,功课还是要认真,不要再让你爸爸生气,那时候乾妈、奶奶想保护你,也保不了了!」
  「奶奶,你放心小虎以后会认真用功的。」
  「嗯!这才是奶奶的金孙。」
  「奶奶,要不要再添半碗饭?」
  「乖孙啊!奶奶今天已经吃很多了,不可以再吃了。」
  「奶奶,我扶你上去休息吧。」
  「不用了,看你满身大汗的,快点去洗澡休息吧!」
  「那妈给你放洗澡水去。」大妈说道。小虎一反常态没有留下来,他笑眯眯的亲了老奶奶的脸颊,一阵风似的冲上二楼自己的房间。
  小虎跑进卧室之后,发疯似的抓下自己伸上的所有衣裤。他一踏进浴室,不觉一愣,两眼发直。前面站着的不正是一个裸体美丽的水神,正是自己叫了十多年的大妈。
  「心肝,妈是不是很老,很丑?」大妈边说一边不由自主的低下头来,心里不由自主的害起羞来,站在前面的不正是自己的儿子嘛,为什幺我会想要跟他做爱呢?
  「嗯!妈咪,别说话,慢慢的转动你的身体,让宝宝好好欣赏你的躯体!」
  「妈妈都已经三十多岁了,有什幺好欣赏的?」
  小虎像个小小的鉴赏家,先由上而下的仔细看过一遍,然后再用他那一双具有男性魅力又不脱小孩子稚气的手掌,轻轻柔柔地抚摸大妈一遍。大妈的身体只有一百五十多公分,比自己整整矮了十八公分,她的体格属于娇小玲珑型,略为纤瘦。一头乌溜溜的黑发,终年总是整整齐齐,一对柳叶眉,眉毛很少很细。一双明亮而有神的眼睛,虽然没有特别的大,但很传神,很抚魅,充满了爱意。尖而挺的鼻子,象徵着对性的需求永远不够。她的嘴小巧灵活,小小的香舌,充满了诱惑。她最美的是像鸭塑型的美脸,不胖也不瘦。而小虎从小摸到大的乳房,永远都是那幺坚挺。一对乳房之下是一片大平原,平平坦坦的,没有一点皱纹。
  小腹下面突起的一大块肥肉,没有一根阴毛。大妈的腰很高,更显的双乳和臀部的突出。因为她的娇小,适中的大小腿,更能显示她成熟女性的曲线美。尤其她一身雪白细致的肌肤,让你很难想像的到他是个徐娘半老,快要接近四十的中年女子。
  「乖儿子,你在折磨妈,还是在欣赏妈吗?」
  小虎猛地往大妈身上一抱,用吻来代替所有的回答。十分钟的欣赏,他等于是艰苦的过了十年之久。他疯狂了,小虎不是用吻的,而是用咬的,他要跟大妈合在一起。她的一双魔爪,不是在抚摸她的娇驱,而是在撕裂她的贞操。
  「嗯!宝贝!你用力吧!最好一口把妈咪吞下。」
  小虎用力捏她的背肉,顿时青一块紫一块的,而她的屁股,更是布满了一块块的吻痕。一对坚挺的乳房,小虎用力的或揉或咬,乳头因此涨的更大,几乎就要流血。她多肉儿肥嫩白光光的小穴,她是女人中最上品,最容易搞的美穴。小虎的指头,一下就差到大妈的阴道底,他的指头在里面不断的挖弄,使得淫穴里面淫水不断的往外流。穴肉好想咬住了手指不断的吸吮。
  「嗯!嗯!嗯!小哥哥,你快哇,用力一点,挖的妈妈好舒服。」
  大妈用她的双手握住自己儿子鸡巴不断套弄,一点也没有乱伦的罪恶感。
  「嗯!小哥哥,你的鸡巴这幺长、这幺粗恐怕妈妈的小穴装不下!」
  「哇!好烫喔!」
  「妈咪,看样子,爸爸很少跟你玩。」
  「嗯!小丈夫,以后你就是我的亲丈夫了,快点把你的鸡巴送进去妈妈的肉穴。」
  「唉约!小宝贝轻一点,妈妈的肉肉好痛。」
  「嗯!妈妈的阴道真是好削,又紧又嫩又温暖,宝宝喜欢跟你做爱。」
  「宝贝,插进了多少?」
  「早着呢,只进了三分之一?」
  「怎幺办?我的小穴已经满了,宝宝你轻一点!」
  「你抱紧我,好让我用力的插进去。」
  「糟糕,怎幺又跑出来了,急死人了。」
  「妈,这样使不上劲,到床上去好了!」
  「没关系,躺在地上一样可以。」
  「嗯!还是躺着比较方便。」
  「喔!喔!喔!心肝慢一点,轻一点,妈妈快要被你搞死了。」
  「喔!喔!喔!妈妈,宝宝好过瘾喔!你看现在插进去三分之二了。」
  「小乖乖,你舒服了,可是妈的小穴好涨喔!」
  「妈,我爱你。」
  「心肝,妈更爱你」
  「妈,我七、八岁的时候就想搞你的小穴了。」
  「嗯!宝宝七、八岁的时候鸡巴就和你爸爸差不多大小了。」
  「妈妈,你替我洗澡的时候,我最喜欢你握着我的鸡巴洗了!」
  「你可知道妈有多苦,尤其是你十岁之后,眼看你的鸡巴一天比一天大,妈却只能够把你的鸡巴弄硬顶着小穴入睡,你可知道那时候小穴里面好像有许多蚂蚁在里面爬呀爬的!」
  「妈,不要难过了,以后我每天都替你的小穴止痒,和妈咪结合为一体。」
  「小宝贝,现在插进去有多深了?」
  「好像比刚才更进去一点?」
  「┅┅扑滋┅┅扑滋┅┅扑滋┅┅扑滋┅┅扑滋┅┅」
  「妈,宝宝好像把整根鸡巴都插进去你的小穴了,你感觉如何?」
  「嫁给你老头二十多年,妈等于是白过的,嗯!嗯!嗯!」
  「为什幺?」
  「他每次都只在洞口外面晃来晃去,没有一次给妈真正的满足,他永远都不能跟我的心肝相比。喔!喔!喔喔!他是凡夫俗子,宝宝是盖世英雄。唉!唉!
  啊!啊!用力,用力。」
  「妈妈乱说,宝宝哪有那幺大的本领。」
  「有,你有!┅┅你有!┅┅今天是妈妈的第二次新婚之夜,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,我要,我好舒服!我要嫁给我的儿子,我要替你怀孕,宝宝射进来,射进妈妈的子宫,让妈妈怀孕!」
  「妈,你又流了好多水!」
  「宝宝好棒,你是英雄,一炮打下来,妈妈丢了好多次。」
  「┅┅扑滋┅┅扑滋┅┅扑滋┅┅扑滋┅┅扑滋┅┅」
  「嗯!现在鸡巴有一半在妈妈的子宫里面了,妈妈的肉穴在咬鸡巴。」
  「妈妈的小穴是第一次吃到这幺大的鸡巴,他当然要咬着不放了。」
  「妈,我好快乐,可以跟自己的妈咪做爱,妈你喜欢吗?」
  「妈有你这个可以跟妈打炮的儿子,当然很快乐!」
  「啊!啊!啊!就是那个地方,好痒!好痒!亲丈夫用力磨。用力吸!用力吸小浪妹的奶奶!」
  「小虎,我的儿呀,妈是全天下最快乐的女人。」
  「你对小虎来讲是全天下最美丽的女人,是最好的小嫩穴。我爱你,美丽的小嫩穴,我会日日夜夜的爱你,我要让你的小嫩穴每天都吃的饱饱的。嗯!嗯!
  嗯!妈再用力、再用力摇你的屁股!宝宝好爽,我是天底下最幸福的男人。以后你是我一个人专用的,我是你的小丈夫,我不要其她的男人在摸你的奶,再插你的血,我要你完完全全属于我。」
  「小丈夫,我的亲哥哥,你要什幺我完全答应你。」
  「喔!喔!喔!你是我的女人,只可以给我一个人搞你的小穴!」
  「喔!喔!喔!妈,你又出来了,好烫、好多!」
  「┅┅扑滋┅┅扑滋┅┅扑滋┅┅扑滋┅┅扑滋┅┅」
  「心肝,抱紧我,用力、用力的干你的亲妈妈!」
  「呜,┅┅实在是┅┅是┅┅是┅┅好爽好爽┅┅妈妈的小穴┅┅」
  「啊!啊!啊!妈妈┅┅,妈妈┅┅你┅┅你┅┅好厉害,真没┅┅没┅┅没想到,打┅┅打┅┅打炮是这┅┅这┅┅这样的快┅┅快┅┅快乐┅┅」
  「啊!┅┅啊!┅┅小丈┅┅丈┅┅丈夫,你┅┅你┅┅再用力、再用┅┅力啊!我太┅┅太爽┅┅爽┅┅爽,我快┅┅快┅┅快要不行了,求┅┅求┅┅求求你,用力插┅┅插┅┅插呀!┅┅插┅┅呀!┅┅」
  「小┅┅小┅┅小穴,都┅┅都┅┅都给你,接┅┅接┅┅接住,抵┅┅抵┅┅抵紧我的子宫。」
  「咕咕咕┅轰┅┅轰┅┅轰┅┅轰┅┅轰┅┅轰┅┅轰┅┅轰┅┅轰┅┅」
  「老┅┅老┅┅老天┅┅天┅┅」
  「嗯,我在哪┅┅哪┅┅哪儿啊┅┅啊┅┅」
  「小丈夫,你┅┅你┅┅你在妈妈的肚┅┅肚┅┅肚皮上┅┅上。」
  「妈妈,你是我的新娘子,我要吃你的奶奶。」
  「小相公,你张开嘴巴,让妈妈的奶奶喂饱你。」
  这一炮足足打了有五十分钟之久,两个人都太累了,直接就躺在浴室的大理石上面睡着了,上面泛出许多的水光,不知倒是汗水、淫水,还是自己亲丈夫的精水。两个全身上下都充满肉欲的人,疲倦至极,就这样沈沈的睡去。他们都没有做任何的避孕措施,或对他们而言能够生出乱伦的结晶,更能够引起他们的性欲。十月底台北的天气有时候也是很炎热的,这时候马家的浴室,只有躺在地上的两个人,一切好像都是静止的。
  「宝宝,你醒醒,你好讨厌流了好多口水。」
  「不要吵嘛!」
  「宝宝,你压死妈了!」
  「呜!人家好想睡喔!」
  「乖乖,你舒服了,妈可受了罪了。」
  「妈,怎幺了?」
  「你睡在人家的肚子上,现在全身都麻了。」
  「我给你揉揉。」
  「先扶我坐起来再说!」
  「怎幺满地都是水?」
  「要问你呀!快拿一条湿毛巾给我帮你擦擦。」
  「两个疯子,洗澡洗一个晚上,还弄得这般脏。」
  「我的妈呀!原来我的小穴穴可以装那幺多!」
  「谁叫我的新娘子长得这幺漂亮。」
  「你妈长的比我还要漂亮我看迟早难逃你的魔手。」
  「眼前的大美女都顾不了,还去想别的。」
  「好了,快把水放满,冲一冲以后,再下去浴缸泡一泡。小鬼头,怎幺你的鸡巴又硬了」
  「谁叫亲妈咪的肉肉那幺嫩!」
  「大色狼」
  「骚母狗」
  「你敢骂妈!」
  「你敢骂你的小丈夫!」
  「我要把它吃掉」
  「欢迎,欢迎!」
  「小畜生,我也要压你。」
  「上来吧!我的新娘子!」
  「┅┅唧┅┅唧┅┅唧┅┅」
  「唉呦喂!!!!!!妈惨了!」
  「宝宝可没有动一下。」
  「你看你一下就插进去五、六寸了。」
  「因为我要吃奶嘛!」
  「你是不是故意要整吗?」
  「我是为妈好!」
  「黄鼠狼给鸡拜年,不!安!好!心!」
  「妈咪,如果你以后喜欢其中的奥秘,你要如何的谢我?」
  「随便你!」
  「我要妈咪爱我一万年。」
  「宝宝,我的儿子!」
  「妈,你哭了!」
  「妈是太高兴了」
  「妈,让我们永远不分开!」
  「宝宝,让我们永远不改变。」
  「妈,我的鸡巴整只插进去你的子宫内了!」
  「让我们的肉体永远连成一体吧!」
  「让我们两颗心,结成一个!」
  「你想什幺我知道。」
  「你要什幺我也知道。」
  「我知到你爱我远胜过自己的生命!」
  「我的大肉棒,是你生命快乐的泉源。」
  「喔!喔!喔!!!心肝,我已经把你的鸡巴整根吞下了。」
  「轻轻的玩弄它,它会使你快乐无比。」
  「小虎,你明天晚上要不要去陪你妈?」
  「不要,我至少要陪你三天我要喂饱我的新娘子。」
  「宝宝,听你这幺说,妈妈又想哭了!」
  「以前,现在和将来,你都是我心理所想的第一个,你是皇后娘娘。」
  「小虎,呜!!呜!!呜!!呜!!呜!!」
  「傻婆娘,小穴里都已经含着宝宝的大鸡巴,还在哭!」
  这一夜,母子两就这样不避讳的赤裸的在浴室里渡过了一夜。
  无论是少男或是少女,一旦吃过了鲜味,一定会在一夕之间天生自然的,突然对异性产生了狂热。向小虎,自从和乾妈搞过之后,她的眼睛一看到女人,自然而然就会在这个女人的身上努力的搜寻,尽情的评鉴。马嘉市富裕之家,娶进门的女人,无一不是百中选一,姿色动人,即使已经嫁作人妇,彼此之间也要争奇斗艳一番。而小喝的姊妹们不用说个个都有自己的美,自己的艳。长一辈的女人,爱他,宠他,一来是自己的肚皮不争气,二来是万一自己老死之后也有个晚辈叫一声。因此她们内心深处,追而,都一致的爱护倍致,毫无私心。
  小虎的最大优点就是嘴甜,有亲和力,一声「大妈、婶婶」,又很撒娇的往她怀里一躺,你有在多的不悦不快,也会烟消云散,和气一团。在五兄弟中,除了老四管的严之外,其他的四兄弟,无不是小虎为己出。有好吃的,小虎第一个吃,奶奶排第二个,再来才会轮到自己的妻子女儿。马家的宠儿孝母,并不是谁规定的,而是出自内心。自小虎出世耳濡目泄,他自然而然的成为了小皇帝。儿时的玩具,任你新的旧的,都是小虎一个人的,姊妹们也都不敢多说一句话。而小虎的最大优点,就是他从不霸占姊姊或妹妹的东西,大伯如果从国外带回来新奇的玩具,送来给小虎,它会喜悠悠的爬上他大伯的肩头,吵着要大伯母抱他,到了大伯母那里,它会将玩具在交给姊姊或妹妹,然后一溜烟似的躺在大伯母的怀里,偷偷吃她的奶,摸摸她的身体。
  小虎对其他的马家长辈女人,都是一向的爱撒娇。小虎从出世一直到十岁左右,晚上要找他,一定不会在自己的房间,说不定就在那位夫人的怀里含着乳头睡呢!所以马家的长辈女人,除了老奶奶之外,其他女人的全身他都摸过了几千遍、几万遍。小虎在十二岁之前,和五个姊姊三个妹妹游戏时,都只是嘻嘻哈哈玩捉迷藏的游戏。等小虎过了十二岁之后,小虎的禄爪,渐渐的往姊妹们的裤子内,或是趁外人不注意伸进去她们的胸罩内,摸她们的小奶。记得有几次,小虎把二姊的小穴挖痛了,二姑娘,哭哭啼啼的跑回家跟三伯母哭诉。小虎就赶快拿楼一根逐磅,跪在三伯母的面前,请求处罚自己。
  「三妈,小虎太坏了,我欺负了二姊,三妈,你打我。」
  「二丫头,是怎幺一回事?」
  「妈,他好坏,我说不出口。」
  「小虎,你做错了什幺事?」
  「三妈,你把耳朵偏过来!」
  「心肝,什幺是神秘兮兮的。」
  「妈,我摸了二姊的小穴,你打我好了。」
  「啊!原来是这幺一回事。」
  「妈,以后不准弟弟来我们家玩!」
  「丫头,他是弟弟呀,他喜欢姊姊,你应该高兴啊!」
  「可是,可是?????」
  「他还小,只是摸摸而已嘛!我还以为什幺大事。」
  「宝宝,快起来,都和妈进去吃点心。」
  二姊听自己的娘这幺说,及忙着抓自己的弟弟的手,一同进去吃点心了。
  从那次以后,八位姊妹的妈妈,几乎都是同一说词的袒护小虎。小虎以后无论犯下什幺样的厝,都没有人要处罚他,也没有人敢。以后,他要挖弄五个姐姊的小穴,只有乖乖让他挖!至于三个妹子,她们也学乖了,一切由小虎作主。
  这三天时间,小虎一直遵守对大妈的诺言,陪着她渡过了人生最美的日子。
  大妈一直觉得自己是在梦中,自己有嫁给了自己心爱的儿子。第四天吃晚饭的时候,小虎换了座位与自己的亲娘坐在一起。
  「嗯!老奶奶,我看明天太阳要打从西边出来了!」
  「乖媳妇,你也真是的,儿子坐你身边,和你亲热有什幺不好的。」
  「看样子,可能是我要破财了!」(因为以前,小虎和自己的亲妈撒娇的时候,总是有目的的,不是做错事,就是要钱买东西。)
  「金孙呀!要钱奶奶给你,不要跟你妈妈拿!」
  「奶奶,我有钱花。」
  「你说说看,你有多久没有陪妈妈了!」(讲话的是小虎的亲生母亲。)
  「好嘛!好嘛!人家以后多多陪妈妈!」
  「二妹,吃饱饭带他去洗澡吧!像头牛,满身臭汗!」小虎的大妈对亲妈说道。
  「儿子,你先去洗吧!妈还有事。」
  「二妹还有什幺事?」
  「姐,人家的内衣内裤都有点旧了,我想去买一些新的。」
  「我那边有一些新的你先拿去用,打明天有空在一起上街去买!」
  「姐,谢谢你,这幺照顾我,不然在这里我还不知道怎幺生存下去!」
  「傻妹妹,你我是亲姊妹,怎幺说这些客套话。」
  小虎的大妈送给他亲妈妈的内衣裤,是她前几天和小虎做过爱之后才买的,为了是讨希望小虎喜欢。这三套都是桃红色的丝织品,是当前最流行而大胆的款式,女人穿在身上,躺在床上有穿没有穿时在没有什幺大的区别。小虎的亲妈一进房打开来看,不由的笑个不停。
  「妈,你笑什幺?」
  「你看看,你大妈买这种内衣裤,不是很可爱吗?好像是新嫁娘穿得!」
  「那不是很好看吗?」
  「小孩子,懂什幺!」
  「妈,我已经十四岁了,算是大人了。」
  「你先睡吧,妈要先洗澡在睡。」
  「我替妈咪擦背。」
  「这是你自己说的,哪时候你变的这幺孝顺妈妈了!」
  「老头子有没有替妈妈擦过被?」
  「他是王八,懒惰虫,只会打炮而以其他的都不会。」
  「不要管他,还是宝宝比较好!妈,水放好了」
  「这是小虎第一次替妈妈擦背要好好的舒服的洗一洗!」
  「妈,你好美喔,你是我心目中的女神!」
  「妈再美,你爸爸不是一样常常不回家。」
  「他是瞎子,不知道妈妈的好!」
  小虎的心情,这时候不由的非常兴奋,和自己都大妈做爱,虽然说是母子,但她终究只是自己的阿姨,现在即将对自己呈现她的裸体的人,却是她真正的母亲,她的阴道是生出自己的地方。他不知道和自己母亲做爱会发生什幺问题!当小虎的妈妈把衣服脱掉的时候,他又是一愣!
  「乖儿子,你在发什幺呆!」
  「妈,好漂亮喔!」
  「少油嘴了,不是想跟妈妈一起洗澡嘛,快点把衣服脱下来吧。」
  「好,妈你先进去洗吧!」
  「哎呀!小虎!」
  「妈,什幺事?」
  「儿子,你的那家伙哪时候变的那幺大!」
  「我也不知道?」
  「过来我摸摸看。」
  「嗯!好硬好烫喔!」
  「妈,我给你槌背。」
  「心肝,先坐下来给妈妈捏捏大腿。」
  「妈,是这样幺!」
  「再往上去。」
  「是这里吗?」
  「再往上面捏!」
  「是这儿?」
  「不是的,你先坐好,我坐在你的腿上┅┅对,这样比较好捏┅┅你揉一揉人家的肚子嘛!」
  「妈,你躺在我的怀理我比较好揉嘛!」
  「嗯!嗯!嗯!对,对再往下面一点点!」
  「妈,这个地方怎幺样?舒不舒服!」
  「这里摸起来有点麻趐趐的!」
  「这样可以幺吗?」
  「再往下一点点,用力揉,┅┅用力,你用手摸妈妈的沟沟内!」
  「嗯!有一粒大肉志。他在跳动呢?」
  「你捏捏看!」
  「呜!呜!可以重一点捏!」
  「乖儿子,你捏的好好,真舒服!」
  「嗯!!!嗯!!!可以往里面挖挖看,对!!!!对!!!!就是这样一直往身处挖!」
  「儿子,你躺下去一点,嗯!!!嗯!!!嗯!!!再下去一点。」
  「你的家伙在跳呢?」
  「你很喜欢它!」
  「让你玩好了!」
  「你今天不吸妈的奶吗?」
  「这家伙揉的妈妈的小穴都流水出来了!」
  「来,小家伙,进去玩玩。」
  「唉呦呦,痛死我了,小心乾,你是故意的还是真的。」
  「妈,我怕你生气。」
  「急死我了!我们上床去吧!这浴池太小了。」
  小虎听了他妈妈的吩咐,将她平放到床上它的狐狸尾巴才露出来。
  「小虎,用力┅┅用力插进去。」
  「嗯┅┅插进了三、四寸。」
  「好宝宝,用力插一插,我穴内太痒。」
  「你出水了,磨菇了这幺久。」
  「妈,现在舒服点吗?」
  「心肝,搞进穴内多少?」
  「你摸摸看。」
  「咬哟,弄了半天,只进了一半。我的妈呀,我已装满了!」
  「不用急。」
  「还不急,那这一半怎幺办?」
  「妈,跟你做爱的感觉与大妈完完全全一样。」
  「总有点不同的地方吧?」
  「要挑嘛,只有年龄。」
  「我就是挑的,她喜欢管事,我不喜欢。」
  「对了,你此大妈更美。」
  「你少盖。谁不知到你现在是在妈妈的肉肉里面才这幺说!」
  「我从不骗人。」
  「男人搞女人,当然都是先搞漂亮的呀。」
  「妈,我学会做爱不到一礼拜。」
  「是谁教你的?」
  「是乾妈,上次去她家住的时候学的。」
  「这个婊子,我要剥她的皮!」
  「别闹事,宝宝以后以后不搞她好了。」
  「然后回家就与大妈搞。」
  「你大妈她太不像话。」
  「第二天她要我来跟妈妈住,我还以为老头子已经回家。」
  「她还真会做人。」
  「妈,我不会偏心的。更何况我和大妈是真心相爱的,当然我更爱你。」
  「偏不偏心谁知道。」
  「我会做给你看。」
  「嗯,宝贝,都快进去了哩。」
  「现在舒服吗?」
  「才不舒服呢,胀得我喘不过气来。」
  「妈,我爱你。」
  「唉哟哟,小宝贝,我更爱你呀。」
  「好了,已全根进去。」
  「你好美,你好美,真是好穴!」
  「哦,我的老天!这种味。」
  「宝贝,快吸妈的奶呀!」
  「在感觉上,没有干大妈那样顺畅、满足。」
  「宝贝,你不快乐?」
  「我也不知道。」
  「是不是妈不够女人味?还是我是不够淫荡?」
  「我想宝宝和妈多住几晚会改变的。」
  「这可能是妈陪你太少。妈以后会常常和你一起的。」
  「可是,你陪妈时,你做什幺,妈从来不管。」
  「妈,我一想到,我是从这边出来,就有点不自在。」
  「笨小子,世界不与妈妈打炮的,少之又少。」
  「我主要是怕你生气。」
  「我才不那幺傻,我是求之不得。能跟自己的亲生儿子打炮,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妈咪。」
  「所以呀,像这种问题,如果不搞过,谁都不敢谈。」
  「这倒是实话。」
  「这就是假面具,不容易拿下问题。」
  「别的国家不去管它,台湾乱伦的,超过百分之十。白天,大家正人君于,威风八面。一到晚上鸡巴硬了,它管你伦理不伦理,先痛快再说。这种乱伦被外人知道的,只在十万分之一o 而早年的养女盛行时,约占千分之七八。人只要吃饱了,身体健康,它不发泄,必然会生病。」
  「妈,看不出,你懂的真不少。」
  「你也认为妈是糊涂虫?」
  「妈是大智若愚。」
  「能傻最好傻、日子好过。」
  「妈,听你一席话,我们母子感情已完全溶在一起。」
  「小子,我们两个本来就是母子连心。」
  「妈,我爱你!」
  他用力的搂紧她,揉着,咬吻嘴唇。她像蛇,紧缠他全身。
  「虎儿,有一半插在子宫呢!」
  「我爱你,我要使你满足。」
  「心肝,慢慢揉。」她咬着他耳朵细声说,比蚊虫的声音还小。」
  「你再咬它。」同样的,贴着她的耳,轻轻细语。
  「啊!啊!用力的挺几下,我要出了。」
  「唔,像一杯热鲜奶,一下子淋在龟头上,美极了。」
  「哦,心肝,还是用揉,我喜欢。」
  「扑滋┅┅扑滋┅┅扑滋┅┅」
  「嗯,这种美感,像是在撕妈妈的心。」
  「不对,我说这是仙果。」
  「嗯,我说我们母子两是是连心果。」
  「嗯,你┅┅你┅┅你咬得┅┅得好厉┅┅厉┅┅厉害,我┅┅我┅┅我实在┅┅在┅┅在太爽┅┅爽┅┅爽了。」
  「啊啊啊,你┅┅你┅┅你用┅┅力┅┅插呀┅┅呀┅┅呀千万┅┅万┅┅万别慢┅┅慢┅┅下来┅┅来┅┅来呀┅┅呀┅┅啊啊啊,这┅┅这┅┅这是生┅┅生┅┅生死关┅┅关┅┅关头呀┅┅呀┅┅」
  「┅┅卜滋┅┅滋┅┅滋┅┅」
  「唔唔,小┅┅小┅┅小心肝┅┅肝┅┅肝我已┅┅已┅┅已经不行┅┅行┅┅行了┅┅了┅了┅┅最后一┅┅一┅┅秒钟┅┅钟┅┅钟要忍┅┅忍上┅┅忍耐┅┅住┅┅住呀┅┅我┅┅我┅┅我┅┅我上┅┅」
  「咕┅┅咕┅┅咕┅┅咕┅┅咕轰┅┅轰┅┅轰┅┅哦┅┅哦┅┅哦┅┅嗯┅┅嗯┅┅嗯┅┅人┅┅间┅┅难┅┅得┅┅几┅┅回┅┅再┅┅琼┅┅浆┅┅玉┅┅树┅┅几┅┅人┅┅尝┅┅」
  「心肝,我完完全全是你的。」
  「我也一样,完完全全是你的。」
  「我怕压坏你。」
  「别管它,我好困。」
  就这样,这对真正的母子,躺在床上享受做爱后的舒畅。小虎的妈妈,小穴里面还不断的流出自己儿子的精液┅┅
(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