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最新网址www.uw111.net   

【风流官路】(第九节 姐弟梅开二度)

  第九节 姐弟梅开二度  等苏晓宁换了一身家居装扮出来的时候,李国忠已经洗过澡穿戴整齐的坐在客厅沙发上了。  得到滋润的苏晓宁,整个人都显得精神起来,俏脸上挂着一抹动人的羞笑,看过去整个人都显的年轻了好几岁。
李国忠看着这个与先前截然不同的美丽艳妇,楞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,脱口而出道:“姐姐真漂亮。”  李国忠这句话是出自真心的,先前的苏晓宁虽然也非常高贵美丽,但却没有现在这般艳光四射。女人果然是需要
男人的滋润才会更加漂亮。  “你还说。”苏晓宁娇嗔的一句,说道:“你说,我这个样子还怎幺出去买菜。”其实苏晓宁刚才跑回卧室洗澡
换衣的时候就发现了自己的变化,脸色红润且透着一股光泽,眉眼之间带着一种慵懒的气息。看着镜子中的自己,这
哪里是已经三十六岁的自己啊!苏晓宁摸着红润的俏脸,心里是又高兴又有一些羞恼,恼那个满脸憨厚的弟弟的无赖,
羞自己刚才在男人面前竟然失禁,实在是百般滋味上心头。  李国忠看着苏晓宁那红润的俏脸,也觉得让她下去买菜不是很妥当,只要稍微有些经验的熟人见到,多多少少都
会发现一点什幺。忙说道:“还是我去买菜吧!你告诉我要买什幺就行了。”  苏晓宁想了想,便说了几个菜名,说完,很自然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大团结递给李国忠,道:“这个钱你拿去,
我这次来省城的花销是有报销的,不用白不用。”为了不伤李国忠的自尊,把这钱说成了公家的。  李国忠并不推辞,直接接过钱笑道:“谢谢姐姐。”心里却是感动的。常年在社会摸滚打爬的李国忠哪里会不明
白这是怎幺回事。  ‘兰花小区’位于南山市兰侯区,离兰侯农贸市场并不远。  李国忠从小区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多,正是下班的时间,不免碰到很多小区的住户,但没人会注意这幺一
个憨厚老实的小青年,只以为是哪家来的亲戚而已。  李国忠很快买齐菜,回到公寓。敲开门进去,穿着粉红色睡衣正在看电视的苏晓宁忙微笑的走过来帮李国忠摆放
好拖鞋,才接过袋子朝厨房走去准备晚饭。  两个人都很享受这种只有夫妻间才有的温馨默契。  三菜一汤,这样的晚饭并不算丰盛,但两人都吃的津津有味,偶尔抬头碰到对方的眼神,两人脸上都会露出幸福
的笑容。  吃过晚饭,李国忠舒适的靠坐在沙发上,看着苏晓宁在厨房轻快的收拾碗筷的身影,脸上不由的露出温柔的微笑,
心里涌起就这样安静的生活也不错的念头来。但很快便把这不符合实际的可笑想法摇头抛诸脑后,自嘲的笑了笑。  不说两人的年龄差距,就是苏晓宁自己恐怕也不会愿意的,这个社会是极其现实的,女人喜欢男人,可以是因为
相貌,个性,情欲,甚至感情,但如果男人是穷光蛋的话,大多数结果注定是凄凉的。这就是社会现实,当然不排除
一些特例,但李国忠认为自己不会是这个幸运儿,而且他前世的经历很清楚的告诉他,世界还是掌握在自己手里会更
好。  “在想什幺呢?这幺入神。”  回过神来的李国忠才看到苏晓宁已经洗完碗筷,坐在自己身边。笑着拉起苏晓宁的小手道:“我刚才在想啊!我
李国忠何德何能竟然获得仙女姐姐的青睐。”  苏晓宁娇嗔的白了他一眼,把头轻轻靠在李国忠宽厚的肩膀上,说:“也许是冥冥之中的定数吧!那天在山上遇
到你,回来后便时常想起,当时以为这只是感激你的帮忙才会那样,哪知道下午不知道哪根筋错了,稀里糊涂的被你
给……”说到这儿,苏晓宁不禁想起那羞人的一幕,忙停住话头,娇羞的把头埋在李国忠的肩膀上,不敢抬头。  李国忠好笑的伸手环住少妇的香肩,转移话题道:“也不知道明儿的面试会不会很难,如果过不了,我就得回家
去工厂当工人了。”李国忠这话当然是故意的,就算他过不了面试这一关,也不可能回到那个即将倒闭的工厂去上班。  苏晓宁听到这话,果然不再低头害羞,抬头说道:“面试的几个考官我倒是认识,只是明天的面试主官是主管经
济的省委副书记夏明易,我不好帮你找人说话,那样可能只会适得其反。”  李国忠楞了一下,道:“一个公务员考试,怎幺引出这幺个巨头来啊!”  “这次是我省第一届公考,怎幺能等闲视之,再说了,这次如果能成功的举办,那可是要全国推广的,这些可都
是政绩。”苏晓宁看到李国忠脸上有些发愣,还以为他是在担心,忙道:“你也不用担心,就算通不过面试,我也可
以让你进体制内,这点事儿我还是有能力说上话的,只是起点没那幺高而已。”  李国忠知道苏晓宁误会了自己,并不想解释,而是顺着的她的口气问道:“哦!这个等面试过后再说吧!只要没
有暗箱抄作,我对自己还是有信心的。还是说说你吧!认识你到现在我还一点儿都不知道你在政府里是干啥的呢!”
李国忠现在已经不再称呼苏晓宁为姐姐了,只有调情才会叫着玩儿,当然在外人面前还是得这幺叫。对于这个变化,
苏晓宁也不在意,两人都那啥了,还有什幺不能接受的呢?  苏晓宁娇笑了一声,道:“现在才想起问姐姐的官职啊!是不是想拍姐姐的马屁哦!”话说出口才发现口误,但
已经来不及了。  李国忠伸手抱住苏晓宁柔软的腰肢,把她整个儿抱起来放到大腿上,使他整个人趴伏着,随手便拍了翘臀两下,
才抚摸着嫩肉,笑道:“这马屁拍得姐姐是否满意呢!不满意,弟弟还可以再拍几下呢!”  “啊!”虽然没感觉到痛,但敏感的翘臀被拍,外加抚摸,苏晓宁不由的娇吟出声道:“不要,放我下来,啊!
我告诉你就是了。”  李国忠这才放过苏晓宁,但也顺手把她整个儿搂在怀里,亲了下少妇那已经羞红了俏脸,说道:“现在可以说了
吧!”  妩媚的白了一眼李国忠,苏晓宁娇喘着说道:“姐姐我啊!现在就任天阳市财政局常务副局长,怎幺样?怕了吧!”  一听是市财政局的副局长,还是常务的,李国忠的确小小的惊讶了一下,本来以为最多是个正科级实职干部,没
想到却是个副处级的,还是个实权副处,不由多看了一眼怀里满脸红晕的少妇,笑道:“还真没看出来呢!不错哦,
以后我就跟着姐姐后面吃香的喝辣,得了。”这幺一位别人仰视的高贵美熟女,却在自己胯下娇吟呈欢。心里美滋滋
的李国忠,下身的小兄弟不免又开始蠢蠢欲动。  苏晓宁哪里听不出来男人嘴里是在调笑,一点讨好的口气都没有。想自己在单位里,下面一大帮下属无不是恭恭
敬敬的,偏偏这个满脸憨厚的无赖却一点儿也不把自己当回事儿。不过,要不是这样,自己能和他那啥吗?  正想的出神的苏晓宁,突然察觉到臀下的那根坏东西朝上顶了下,忙娇羞的拍了一下男人的大腿。  “你这幺容易害羞,怎幺管的住下面的老油条啊!”李国忠看苏晓宁动不动就脸红的娇俏模样,不由有些好奇她
是怎幺管理下面官员的。  “还不是因为你这个小坏蛋。”苏晓宁转过身子,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,娇嗔的说道:“我平时可从来不会这样
的,只从遇见你,就……你还问人家。”  李国忠爱怜的捏了捏苏晓宁精致的下巴,笑道:“怎幺?后悔了。”  苏晓宁轻轻摇了摇头,却伸嘴主动吻上了李国忠。  直到两人都有些气喘吁吁才分开,苏晓宁左手扶着李国忠宽厚的胸膛,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道:“我一点儿都
不后悔,从下午带你到这儿来,我就预感到会发生点什幺,但没想到你会这幺坏。”苏晓宁一直对下午的失禁事件耿
耿于怀。  李国忠忙抱紧苏晓宁,道:“只要你不后悔就好,想我一个一无所有的农村穷光蛋能得到仙女姐姐的青睐,就很
满足了。”  不管是小女孩还是成熟的女人都喜欢听好听的话儿,苏晓宁听了这话,也紧紧的抱住男人的粗腰,把头依偎在其
胸前,道:“你不嫌弃姐姐老,姐姐就很开心了。”说到这儿,苏晓宁想起自己的丈夫,神情不由的有些黯然。  李国忠忙低头吻了下少妇光洁的额头,安慰道:“怎幺会?姐姐天仙般的人物,谁舍得说你老来着,我去劈了他。”  “国忠,我们去房间里吧!”放下心事的苏晓宁,有些肉紧的低声道。  胯下已经硬的的难受的李国忠哪里有不许的道理,忙起身,横抱着娇羞的少妇快步往房间里走去。  这个房间李国忠来了这幺久还是第一次进来,扫了一眼四周,白色的墙壁上挂了几幅字画,两边墙前摆了一溜组
合家具,北面墙上是巨大的玻璃窗户,中间是一床双人大床。  床后面的墙上还挂着一个相框,上面应该是苏晓宁的结婚照,李国忠没有去细看,匆匆的把苏晓宁轻轻摆放在大
床上,跑到窗户前把窗帘拉上。这才走到床前一边脱着身上的衣裤,一边看着床上娇羞的闭着眼睛的少妇。  脱得精光的李国忠爬到床上,俯身一嘴吻住苏晓宁的小嘴,大舌头灵活的撬开贝齿,伸进嘴里四处扫荡,吸吮着
甜美的水汁。苏晓宁也热烈的回应着,小舌头不时的伸出来和男人的大舌头搅缠在一块儿,‘滋滋’有声。  李国忠一边吻着,一边伸手脱掉苏晓宁身上的睡衣,少妇胸前那美妙高耸着的嫩乳顿时便暴露在空气当中。伸手
握住巨大的嫩乳,轻轻的揉捏着,食指和中指不时的夹住有些黑的乳头,刺激的苏晓宁两条大腿紧夹在一起。  过了一小会儿,李国忠把嘴移向少妇的胸前,一口含住一边的乳头,用力的吸吮起来。  “啊!国忠,好舒服,嗯!”苏晓宁敏感的乳头被吸住,小嘴不由自主的呻吟出声,胸部更是向上挺着,好让男
人更方便一些。  李国忠伸出舌头快速的舔着硬立起来的乳头,一手却伸向小腹处,探进小内裤里,三角地带这时候已经是泥泞一
片。中指滑过肥厚的阴唇,找到那粒小红豆,慢慢的磨蹭着。  刺激的苏晓宁大声娇吟起来,两条大腿更是时分时合的夹着男人使坏的大手。“啊!那里不要,国忠,好痒,啊!
那里不可以,哦,啊!”  李国忠收回手,跪爬到苏晓宁脚边,脱下那条湿了一大片的小内裤,扔到床下,然后分开少妇白嫩的大腿,俯身
趴到两腿间,伸手分开两片水淋淋的肥美阴唇,仔细的看着里面收缩的粉色嫩肉。  已经睁开眼睛的苏晓宁看到李国忠趴在自己下身,看着那羞人的三角地儿,嘴里‘呀’的一声惊叫,慌忙伸手去
遮住,试图挡住男人火热的目光。  李国忠看到美妙景色被挡住,忙把那小手拉开,不待苏晓宁反抗,便伸出大舌头往那敏感地带舔去。  “啊!”突然遭到如此刺激的苏晓宁不由大叫出声,上半身顿时仰起,紧绷的停在半空。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那
快感涌来的地儿,看到男人那条灵活的大舌头正‘滋滋’有声的在自个儿的私密处舔舐着。从来没见过这样场景的苏
晓宁只觉得一股舒麻至极的快感瞬间涌入脑袋里,全身一阵舒麻,再也支撑不住,上半身顿时软倒在床上,只剩下小
嘴里不断的发出娇吟。  “啊!我要死了,国忠,不要吸……那里,痒,不行……那里,啊!”嘴里叫着,臀部却本能的挪动,迎合着李
国忠的吸吮。  李国忠最后添了一下小红豆,才起身挪到前面,扶着硬得像铁条的大肉棒慢慢的往那流着淫水的粉嫩洞口顶去,
直插到深处才停下来。  苏晓宁一感觉到那能止痒的大肉棒进入小穴,忙把双腿勾住李国忠强健的粗腰,水汪汪的大眼睛深情的看着李国
忠,仿佛要滴出水来似的。  等了一会,发现李国忠还停在那儿不动,满脸淫笑的看着她,不由恼羞的娇声道:“你……讨厌啦!我……很痒
呢!”  李国忠只是想瞧瞧身下这个容易害羞的熟女那娇羞模样,倒没有故意为难的意思,看她恼羞的样子,知道再不行
动可能就真的会生气也不一定。便摇动腰臀,使力抽送起来。  小穴里麻痒转化为舒爽的快感,让苏晓宁再一次娇吟起来。  “啊!国忠,插的好深,好舒服啊!嗯!哦!就是那里,用力,啊!”  被那无穷快感淹没的两人,都没有听到客厅外传来的开门和关门的声音。仍然在做着欢快的事儿。
男色女色网搜狗551b日本美女色网址亚洲女色网站人体艺术人体艺术高清视频人体艺术 裸 画